第六三八章 回师3

开荒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info,最快更新妖女哪里逃最新章节!

    虞红裳在南宫外遇袭之际,进入南宫的司礼监掌印太监钱隆,也遭遇了生死危机。

    这位跃入宫内的时候,就遭遇了一位青衣蒙面的天位正面阻击,又被数十发劲弩攒射。

    可真正的致命杀伤,却来自于钱隆的背后。

    那是司设监首领太监曹吉祥,在他无暇分心之际,猛地从侧后一剑捅入到司礼监掌印太监钱隆的腰侧。

    钱隆先是不敢置信,随后就为之暴怒:“曹吉祥!你这忘恩负义的狗贼。”

    这曹吉祥原本是王振一党,土木堡之变后,正是靠着与他钱隆的一段香火情,得到他的庇护,才能从王振案中脱身。

    事后此人还依靠他取得天子信任,成为京营监军,司设监首领太监。

    不久前冠军侯李轩攻讦内官监的时候,曹吉祥也涉入其中,如果不是钱隆出手拉了此人一把,曹吉祥早就在司设监待不下去了。

    可今日这个狗贼,却忘恩负义,以怨报德,给了他致命的一剑。

    司礼监秉笔太监钱隆不由阵阵心悸,倒不是为自己的性命担忧,而是有愧于君王,担心今日这场宫变的后续。。

    如果因自己的识人不明,导致天子与太孙有什么万一,他钱隆罪莫大焉!

    钱隆本能的就直接回身一抓,凝聚出一只擎天巨手,往曹吉祥方向抓了过去。

    可曹吉祥的身形,却如同鬼魅的退入远处的人群内。

    “无垢宝典!”

    钱隆的瞳孔微微收缩,心想果然如此。

    钱隆主修的功体,是与《无垢宝典》同为大内三大宝典之一的《大化天元功》,以一百六十年的童子真元内炼罡元,不但修成了‘天元霸体’,还有化消天下间一应真元之能。

    钱隆的武道真意,就是‘化消’。

    而曹吉祥的那一剑虽然出其不意,可一个普通的伪天位,可没法在这种情况下破开他的金身霸体。

    唯独只有无垢宝典带来的急速,才能让钱隆的无暇反应。也只有无垢宝典的破甲能力,才能无视钱隆身上的防御法器与霸体金身。

    可接下来,钱隆就已无暇理会曹吉祥。只因对面不断穿刺过来的战矛,让他只能全神应对。

    钱隆眼前的青衣蒙面人,让他联想到了魔师班如意。

    虽然此人的特征与班如意绝不相同,可他一身雷法,却与班如意一脉相承!是同一种功体。

    班如意是冰雷同修,而他眼前这位,却是风雷同体。

    而就战力而论,此人却是远远凌驾于班如意之上。那两杆战矛,拥有着让人心惊胆战的杀伤力。

    钱隆颇为自得的‘天元霸体’,在此人风雷战矛的轰击下简直脆如薄铁。

    尤其他受伤之后,情况更加的不堪。短短数矛,就已被那青衣蒙面人逼至绝境。

    “你是谁?”

    钱隆极力蓄势抵御的同时双眼圆睁,怒瞪着对方:“魔师班如意是你什么人?”

    “本人御长生!”那青衣蒙面人的眼中现出一抹哂笑:“你也可以称我为魔师!”

    他手中的一杆长矛,已经像是毒蛇一样,向钱隆的咽喉轰击过去。

    钱隆眼中已现出绝望之色,可就在这刻,他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

    “回元造生!”

    这一瞬,无数的清灵之气汇入到钱隆的体内,使得他的伤势顷刻间恢复如初。

    于此同时,无数的藤木从地面拔起,往魔师御长生的方向纠缠轰击。

    这术法虽然不足以威胁御长生,却为钱隆争取到了一个呼吸的时间。

    这一个呼吸,就决定着钱隆的生死。

    “木道人?”

    钱隆的眼中现出讶色,木道人是北直隶成名已久的天位,昔日还曾担任过神器盟的天位供奉。

    一年多前,因神器盟与李轩之争,此人也涉入其中。

    这个人,是何时被天子笼络到麾下的?不对!不是天子,应当是长乐长公主虞红裳,这是虞红裳笼络到自家幕府的天位!

    虞红裳没怎么关注钱隆那边的情况,她以自己的‘监国大印’将四名暗龙卫的龙气镇压之后,就将之交给了龙门道掌教‘含元子’处理。

    含元子自然没法以一敌四,正常情况下,他甚至没法单独应对其中之一。

    可暗龙卫一身实力皆因龙气而起,一旦龙气被镇压抽取,他们的实力就被消减去了八九成。

    虞红裳本人则安步当车,似快实慢的走入到了破碎的南宫宫门,与崇质殿内端坐的上皇正统帝遥空对视。

    正统帝看她体外龙气,化作九龙之形盘旋环绕,飞扬跋扈,张牙舞爪,一身气势则如凤翥龙翔,遮天盖日,威凌凡尘,不由暗暗激赞。

    他想此刻虞红裳的战力,应该不逊色于景泰帝初登帝位之时了。

    只是虞红裳的监国身份,驾驭的龙气相对较少。

    “虞红裳!”正统帝的目中显出了锐泽:“你这是想要弑杀你的皇伯父,行此违逆人伦之事吗?”

    “是又如何?”虞红裳则是神色漠然:“父皇他待你不薄,当初没有赐你一杯毒酒,已是仁德。十载以来,父皇对你依然是礼敬有加,一应供奉从未短缺。

    可你既然不知足,本宫便代父皇,除了你这祸患。”

    她说话的时候抬手一指,那‘四足鎏金乾坤星枢鼎’就往正统帝的方向轰压过去。

    正统帝心想此女的性情与她父亲果然完全不同,心肠狠毒,凌厉果决。

    幸在他这十三年幽闭,卧薪尝胆,绝非一事无成。

    随着正统帝一抬手,蓦然间无数的龙气汇聚而来,在他上方凝聚出一条五爪金龙。那金龙的五只龙爪,赫然都各自戴着一个奇异的金环。

    随着它抬手一拍,就将那‘四足鎏金乾坤星枢鼎’撑在半空。

    在‘四足鎏金乾坤星枢鼎’的重压之下,这五爪金龙显出了吃力之色,正统帝的御座也不断的下沉,周围地面全都开裂。

    可那‘四足鎏金乾坤星枢鼎’始终都在正统帝头顶一丈处无法落下。

    “你们想不到吧?”正统帝的瞳孔中,幽火燃烧:“朕如今,亦身登天位!你这孽障,杀不了朕!”

    他的右手处,又现出了一枚玉玺,这让正统帝的一身龙气更加的炽热磅礴。

    虞红裳遥空一望,发现那是大晋皇室传承的玉玺‘皇帝奉天之宝’。

    此物被太祖钦定,用于大晋的征战,郊祭、斋醮,祭祀山川鬼神时使用。据说是唐宋传下来的,是所有玉玺中最大的一枚。

    甚至可在一定程度上,操控‘九鼎五龙混元大阵’。

    土木堡之战,正统帝携这枚玉玺前往草原,之后就不知所踪。

    正统帝一直坚称此物落入了瓦剌大汗之手。

    虞红裳的目光却冷冽如常,而此时随着她背后的一对红蓝羽翼微微扇动,在虞红裳的后方高空,则现出了两尊法相。

    一尊‘旱魃’,一尊‘冥帝’!

    瞬时间无穷无尽的浩瀚念压,横压全场。

    “双极神源!”上皇正统帝震撼不已,然后他就看见虞红裳简简单单轰出一拳,竟然轰碎了他的五爪金龙。

    那悬于空中的‘四足鎏金乾坤星枢鼎’,也在这刻顺势轰落,压向了脸色煞白的上皇正统帝。

    可此时的虞红裳,却一声惊咦。她发现一本金色书册横空飞至,凌空一撞,就将‘四足鎏金乾坤星枢鼎’轰飞开来。

    这本书册,虞红裳曾经见过,李轩依旧死死卡在手中的《金阙天章》副本,就是这个模样。

    虞红裳又抬起了冰红二色的双眼,看向了《金阙天章》副本的来处。然后就见一位面带玄武面具的女子,立在百丈外的高空。

    她也认得这个女人——玄武宫主练灵仙。

    此女曾经拜访过她,有意通过朝廷施压,拿回李轩手中的金阙天章副本。

    于此同时,虞红裳也听到了承天门外的方向,忽然传来大量的兵戈激撞与鼓噪声。那城门上空,还燃起了滔天大火。

    虞红裳遥空望去,发现那承天门已经轰然敞开。大量的京营禁军汹涌入内,而当先一骑,正是本该去辽东镇守的大将军梁亨。

    虞红裳就毫不犹豫,直接退后到了大门处:“所有人等听令,即刻退回紫禁城,本宫亲自断后!”

    她的眸光已是暗沉如水,虞红裳没有料到,这次的情况会是如此的险恶!

    ※※※※

    于此同时,在紫禁城外的大时雍坊。

    神色匆匆的少傅于杰蓦然停下脚步,他发现对面的街尾处,站着一个一身红裙,脸带面具的女子。

    这位负手站在那里,就好像是一座阻断江河,充塞天地的魁拔巨山,让人高山仰止。

    少傅于杰竟从此女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

    自从他凝练‘极天之法’以来,也就只有中流居士,曾让他有过类似的感应。

    少傅于杰面色微沉,停住了脚步:“你是何人?”

    “你可以叫我大司命。”红裙女子眸无情感的看着他:“于少傅,天命已注定了上皇正统复辟成功,再登极位。虽然时间提前了十几年,可这是大势所趋。为了这天道自然,你不该阻止,也不能阻止!”

    少傅于杰眉头大皱,浑身上下气机澎拜,一身辉煌浩气与大日辉映。

    红裙女子见状,却很是随意的挥了挥袖:“于杰你确定要与我动手?你可要想清楚了,你我的极天之法交锋,可不是这‘九鼎五龙混元大阵’护持得住的。这大时雍坊周围几十万百姓,都将因你我而死!”

    少傅于杰的脸色,瞬时难看到了极点。

    就在少傅于杰被大司命拦截之刻,前任‘左副都御史’,现任‘太常寺卿’林有贞,也踏入到了天坛之内。

    天坛封闭,本该是内外隔绝,未奉天子诏书之人不能进去。

    不过大半年前,天坛被那位中流居士施计重创,至今都未能完全修复。

    ‘太常寺卿’林有贞手中也有着一份上皇正统帝,以‘皇帝奉天之宝’书就的诏书。

    这位上皇毕竟只是‘让位’,其帝君之位未被罢黜,依然被大晋宗庙承认,也受到了大晋龙气的认可。

    所以当‘太常寺卿’林有贞踏入天坛的时候,周围龙气都没有任何反应。

    坐镇于天坛内部的胡濙,则是眼现讶色:“林有贞?你是如何进来的!”

    他刚才已发现京城内的变故,正准备操纵此地的龙气,将那些叛逆击杀。可林有贞的到来,却让他不得不把注意力,拉回到这位同僚的身上。

    “奉陛下谕旨!”林有贞抬了抬手中诏书:“即刻起,由林某接掌天地坛。”

    “陛下?你奉哪个陛下?”礼部尚书胡濙神色冷冽,眼含怒容:“你说的是上皇?今日京城乱起,上皇他是欲造反复辟吗?你林有贞也参与其中?林有贞你这混账,陛下对你可不薄!”

    林有贞却一声嘿然,似笑非笑:“在下所为不过是拨乱反正,让皇统朝纲回归正溯而已。胡尚书,你昔日也曾力保太后,上皇与太子,使得上皇与太后免遭那孽帝的毒手。

    如今上皇复辟,重登极位,胡尚书正该鼎力相助才是。上皇对您的恩德可是始终谨记在心,也一直钦佩您的人品。胡尚书如能助上皇逆转乾坤,他日定有公侯之赏。”

    他自然知道景泰帝对他是很不错的,早年土木堡之变的时候,他是满朝大臣中,第一个建议朝廷南迁,逃离都城的。

    景泰帝却未因此就将他一棍打死,仅是贬斥地方。

    后来景泰帝见他治水有功,赞同废黜太子,又将他调回京城,出任‘左副都御史’。

    原本林有贞的仕途已经一片光明,可一年前缘于李轩的大理寺一案,却又将林有贞打入到谷底。

    ‘太常寺卿’虽然也是小九卿,可与‘左副都御史’相较,差距却是不可以道里计。

    林有贞知道自己在景泰帝一朝的仕途已经断绝,未来如果皇太孙登基,他林有贞也是希望渺茫。

    胡濙却是须发怒张,怒不可遏:“胡某如今只后悔昔日未能谏言天子,除了你们这些祸国殃民之辈。”

    他抬手一指,无数的龙气汇聚在一起,朝林有贞轰击而去。

    林有贞却毫不慌张,他将圣旨张开,旋绕在周身左右,随后又从袖中取出一物,执在了手中。

    胡濙操控的那些龙气环绕于林有贞身侧,纷纷化为金龙之形试图噬咬,最终却未能撼动林有贞分毫。

    胡濙见状不禁微微一愣:“太宗镇元圭,此物怎的在你手中?”

    这是太宗昔日还是燕王时的随身仙器,太宗每次上朝都会手持此圭。

    后来太宗靖难成功,这镇元圭沾染龙气,更加不凡。后来此器,就被供奉于大晋太庙,作为镇国重宝。

    胡濙注意到‘太宗镇元圭’上,赫然涂着鲜血。

    也不知这是哪位直系皇裔的本命精血,使得林有贞能够短暂驾驭此器。

    可更让胡濙脸色难看的是,林有贞随后又从袖中取出了晋太宗的牌位,抱在了胸前。

    “这都是襄王虞瞻墡之赐,他担任了数十年的大宗正,要从太庙中取得这些东西,轻而易举。”

    林有贞悠然自得的笑着回应:“胡尚书乃是当朝天位,又奉诏坐镇天坛。林某如果没有充足把握,岂敢贸然进来?”

    林有贞不介意多说些话拖延时间,只因他深知自己其实无力战胜胡濙。

    他的任务只是拖住胡濙,让此人无力干涉这场宫变。

    林有贞将晋太宗的牌位抱来这里,就是为令胡濙投鼠忌器,不敢妄动。

    他手中的诏书与‘太宗镇元圭’,则足以干涉天坛龙气,使得天坛无法发挥作用。

    而待得上皇那边大局抵定,只需一纸诏书,就可让胡濙束手就擒。

    胡濙则面色冷清:“你们还勾结了襄王虞瞻墡?”

    “不能说是勾结。”林有贞摇着头道:“襄王他幡然醒悟,也为保全子嗣与封爵,愿助陛下正本清源,重夺帝位。所以他不但帮我们取得这枚‘太宗镇元圭’,还允诺助梁亨打开‘午门’。”

    曹吉祥与梁亨拿‘午门’没有办法,可襄王虞瞻墡在京城中经营数十载,在五军营中藏有许多暗子。

    胡濙当即眺目,往紫禁城的方向望去。

    他发现那‘午门’赫然已宫门敞开,在梁亨的率领下,无数的京营将士,正如潮水般涌入进去。

    ※※※※

    紫禁城内,梁亨势如破竹的攻入午门,又横扫了虞红裳监国的文华殿。

    可惜虞红裳早已撤离,退至乾清宫,这里连一个宫人都没留下。

    梁亨却还是难抑兴奋之情,在他看来,只能退守乾清宫的虞红裳与景泰帝已经长久不了。

    只需没有外力干涉,他们最终拿下乾清宫只是时间的问题。

    甚至暂时攻不下也无所谓,只需他们封锁住乾清宫,上皇正统帝自可号令朝臣,重登帝位!

    梁亨随后步如流星,走到了午门之前迎奉上皇正统帝。

    正统帝待他果然是信重亲近有加,不但亲手将他从地面扶起,还亲自将一杯美酒敬奉至梁亨的身前,与之对饮。

    “今日朕能重见天日,重登帝位,全仰仗梁卿之力。朕于此立誓,只需朕能恢复帝位,朕与子孙必誓保爱卿一家永世公侯,砺带河山,子子孙孙安富尊荣,世卿世禄。”

    此时孙太后也已脱身,她之前被‘玄尘子’看守在仁寿宫动弹不能。

    可当梁亨攻入紫禁城,虞红裳也就无力再管束她。

    孙太后也颔首赞赏:“亏得是梁卿能公忠体国,否则我与皇帝,必遭虞祁钰的毒手,陛下你确该重赏,不能薄待忠臣。”

    梁亨的脸潮红一片,激动得难以自已。

    换在以前他早就忘乎所以,可现在经历过李轩的几次敲打,梁亨性情已收敛了不少:“陛下与太后何出此言?这都是梁某份内之事。”

    正统帝微微颔首,更加满意了,他随后看向深宫:“梁大将军以为,我们何时能够拿下乾清宫?”

    “此事不易!”梁亨毫无犹疑的抱拳道:“不过陛下如能够许我十名天位,五万大军,那么最多三日之内,梁某就可将乾清宫拿下!”

    正统帝微一凝思,心想加上宫中总数六名的暗龙卫,十名天位,他们还是能够拿得出来的。

    除此之外,还有金阙天宫之助。

    正统帝正唇角微扬,准备答应。就见他的心腹,绣衣卫校尉袁彬匆匆走了过来。

    他的脸色苍白如纸,在几人的身边小声说道:“陛下,太后,承德那边传讯,说是冠军侯李轩在承德千户所,以十万军全歼故辽太后述律平辖下的七十余万恶灵煞尸。而左右神机营近乎无损,只有不到千人死伤。”

    这一刻,在场的正统帝,孙太后,大将军梁亨都面色大变,无法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