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肉眼可见的暴躁

有匪君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info,最快更新重生之她是霸总白月光最新章节!

    第276章 肉眼可见的暴躁

    大家一直说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厉司琛觉得这话放在女人身上同样试用。

    要是他也学了叶繁的厨艺,闲来无事做点好吃的给她,还怕她总往外面跑吗?

    叶繁没想到她只是无意中提过一次淳于正给夏菲做饭的事,厉司琛竟然记住了,还要跟她学。

    她笑了笑道:“淳于正大概跟我一样,天生比较擅长厨艺。夏菲总说淳于正的厨艺不如我,其实要我看,我俩不相上下。只是夏菲每天吃淳于正做的东西,所以才会觉得我做的好吃。

    其实你不用逼自己学做饭的,我们和夏菲的情况不一样。夏菲那个人天生这方面缺根弦,她也不是不会做,就是做出来的东西……嗯……怎么说呢,吃了可能会丧失味觉。”

    厉司琛听着笑了,问:“夏菲知道她的好闺蜜私下里这么编排她吗?”

    叶繁耸了耸肩道:“你不说我不说她怎么会知道?”

    她说完接着刚才的话题道:“夏菲不擅长,所以只能淳于正上了。而我刚好擅长做饭,你学不学其实无所谓。”

    叶繁想着我得靠厨艺绑着你呢,万一你也学会了,那我的优势不就少了一项吗,所以有些不大乐意教他。

    她之前说过教厉司琛做饭的话,但也没太认真,她就是说着玩的。

    她不认真,厉司琛却是认真的很,道:“我还是跟你学一下,这样万一你想吃什么,却又太累不想做,我可以做给你吃。”

    叶繁心说我太累不想做,我可以明天再做呀!

    她真的很不明白厉司琛为什么对学做饭这件事这么坚持,是想抢她的饭碗吗?

    见她不说话,厉司琛挑了挑眉:“怎么,不想教我?”

    “没有的事。”就是不想她也不能说实话,“就是觉得你平时挺忙的,怕你太累了。”

    “没关系,这点时间还是有的。”

    他都这么说了,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叶繁心想厨艺这种事也是要看天分的,从上次厉司琛切水果差点切到手这件事来看,他的水平大约跟夏菲差不多,学了也不能做的跟她一样。

    这样一想,她顿时放心了。

    厉司琛的心情似乎挺好的,吃早饭的时候多吃了一个菠萝包。

    吃完后他问叶繁:“今天还出门吗?要是没事,可以跟我一起去公司。”

    “跟张月华约好了。”她道:“高考完我们还没有见过。”

    厉司琛想考试前她挺忙的,本以为考试后可以拐她陪他上几天班,现在看来也不大可能了。

    他点了点头,问:“就你们两个?”

    “还有夏菲。”叶繁喝完最后一口牛奶燕麦粥:“一直说介绍她俩认识,今天才有时间。”

    夏菲除了她之外也没别的朋友,张月华人不错,性格和夏菲也有点像,她觉得她们应该能相处的好。

    厉司琛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以后他不能惹的人的名单里,可能又要加一个了。

    吃过早饭十一便过来了,看着有点萎靡不振。

    叶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这几天忙什么呢,神龙见首不见尾,饭都不过来蹭了?”

    除了接送厉司琛,她几乎没怎么见过他。

    十一打了个哈欠道:“我昨晚出去堵人了,没休息好。”

    “堵人?”叶繁饶有兴趣的盯着他,“什么人需要你亲自出马?”

    “说了你也不知道。”十一摆摆手,看向厉司琛道:“四少,咱们出发吗?”

    “不说算了。”叶繁撇撇嘴,道:“你这副样子能开车?四少的安全你能保证吗?”

    十一听她质疑他的能力,就有些老大不高兴,他揉了揉眼睛道:“别说一晚上不睡,就是再来几晚上,我也能安安全全地把四少送去公司。”

    他这又不是累的,是找了这么久的人都没找到,他心情不好罢了。

    要说也是奇了怪了,他每天守在学校门口,眼睛瞪的跟铜陵似的,还去图书馆堵了几次,愣是没把人堵到,真是够簑的。

    十一这人是个驴脾气,越是找不到,他就越想把人找出来,整个人肉眼可见的暴躁。

    当然,这暴躁在他看到厉司琛换好衣服下了楼的时候瞬间散了,他很是狗腿的打开了门道:“四少,请。”

    叶繁:“……”

    对着我的暴躁你倒是对着厉司琛来一遍呀!

    他们离开后叶繁也上楼换衣服去了,她和张月华她们约着一起看电影,中午去吃火锅。

    叶繁开了车先去接了夏菲,然后又去接张月华。

    三个人里现在只有她有车,开车的任务自然就交给她了。

    夏菲已经在楼下等着,见她到了便钻进了副驾驶。

    叶繁见她今天穿了件普通的牛仔裤和T裇,有些奇怪的道:“这是淳于正给你买的?”

    淳于正那人似乎比较偏爱裙装,夏菲的衣柜里几乎全是裙子,这种牛仔裤加T裇真不常见。

    “我自己买的。”夏菲道:“去了趟大卖场,衣服和裤子加起来不超过两百块。”

    “你干嘛?”叶繁看向她,“装灰姑娘?”

    夏菲笑了笑,说:“我本来就是灰姑娘。如果不是淳于家收养我,我可能连灰姑娘都不如。”

    叶繁笑了笑,说:“你今天有点反常呀!”

    “你跟我说张月华的事情,让我想起了我自己。”夏菲道:“那个时候我生活的太窘迫了,班上的人常因为我穿的衣服破旧、头发脏欺负我,我其实挺自卑的,看到别人穿漂亮衣服再看看自己,心里便会很难过。

    你说张月华跟我性格挺像的,我想她可能也会因为这种事情自卑,如果我穿的普通一点,或多或少应该会让她感觉到舒心吧!”

    叶繁听她这么说,心里有点涩涩的,夏菲其实很敏感,虽然她们两个小时候生活的都不好,但夏菲比她敏感多了。

    正是因为这样,她总会小心翼翼地照顾别人的情绪,可能被照顾的那个人并不会发现她的这份善意,她却始终坚持如一。

    说实话,叶繁很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