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凌寒的身世

减木兰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info,最快更新暖爱不休:步步成婚最新章节!

    “孩子,你这样想找到小寒不仅仅是因为内疚吧?”

    “......”

    梅天东一时语塞。他不知道在凌院长面前该不该说实话。

    “我活到这把年纪,也见过不少人和事。我看得出来你对小寒的感情不一般。”

    梅天东眉头紧锁,紧握双手,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我喜欢凌寒!”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凌院长叹了口气,“小寒呢?她知道吗?”

    “她知道。出事前她就知道了。”

    “那小寒她对你......”

    “她说她一直把我当做......当做弟弟看待。我的表白把她吓坏了。她甚至打算搬家躲避我,可是还没来得及搬走,就出了事。”

    梅天东想起那日,凌寒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他,眼睛里没有了平日里的温柔,取而代之的是慌乱、惊恐和委屈。那一刻她应该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她一直帮助信任的人竟然对她产生非分之想吧。

    “左澜骂我无耻,骂我忘恩负义,是只白眼狼,更恨我害凌寒入狱。您也一定这样认为吧?”

    “孩子,这几年你应该过得很痛苦吧?”

    在决定说出心中秘密的那一刻,梅天东就已经做好了被凌院长训斥的心理准备。凌院长和左澜一样,都那么爱凌寒,面对他这个将凌寒推入深渊的罪魁祸首,很难忍住不说出一些难听话。可是凌院长不仅连一句重话都没说,反而心疼起他。

    凌院长接着说道:“喜欢一个人不是错。你喜欢凌寒,所以你是最不希望她受苦的人,可你却让她为你受累,我们任何一个人的难过都不可能超过你。”

    凌院长的这番话让梅天东彻底泪奔。多年来深埋在他内心深处的沉重、痛苦、内疚......一股脑地涌上心头。他太需要这份理解,他很想得到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对他的认可。认可他对凌寒的感情不是龌龊的,认可他是最不愿意看到凌寒受苦的人。

    梅天东虽然哭了,但他还是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因此双肩不住地颤抖着。

    “凌院长,凌寒她一定是恨我的吧,不然她不会不告而别,连一个见面的机会都不给我。”

    “我想她不是恨你,她是在逃避她自己。”

    梅天东看着凌院长,他不懂对方话里的意思。凌院长站起身来,从办公桌上抽出几张纸巾塞到梅天东手里。梅天东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被送到福利院的孩子大多数都是有残缺的,他们的父母接受不了孩子的残缺,就遗弃了他们。像小寒这样健康的孩子并不多。凌寒是三岁的时候被遗弃在福利院门口的。她只记得她妈妈一直叫她小寒,至于姓什么她说不清。问她爸爸叫什么名字,她说她没有爸爸。刚来的时候她每天都在哭,吵着要找妈妈。可问她家在哪里,妈妈叫什么,她都不知道。我们也曾想通过派出所发寻人启事找到她妈妈,可是又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所以寻人一直未果。”

    关于凌寒的身世,梅天东只知道她是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至于凌寒为什么会变成孤儿,他一无所知,也从没有问过凌寒。他能理解这是凌寒心底的伤疤,他不会去揭开它。

    “被遗弃的孩子都是很敏感早熟的,而且很多孩子容易产生自我怀疑,认为自己是多余的才会被父母遗弃。刚来的那几年,小寒沉默寡言,没事的时候她就会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院子里,看着大门口的方向,像是在等人。她是在等她妈妈来接她走。可能后来她自己意识到她的妈妈再也不会来了,也就慢慢接受了她要在这里生活的现实。后来,我们发现她喜欢音乐,喜欢弹琴,就让她学琴,慢慢地她才变得开朗了一些,人也自信了很多。”

    梅天东脑海中浮现出凌寒弹琴时的画面,自信、优雅,浑身散放着光芒。原来凌寒那么喜欢弹琴是因为音乐能帮助她疗愈童年的伤痛。

    “刚刚我不是说过福利院里身体健康的孩子很少吗?像小寒这样既身体健康又漂亮可爱的孩子更是凤毛麟角。曾经有好几次机会小寒是可以被人收养的,可她都放弃了。虽然她不说原因,可是我们都明白,她是害怕再次被抛弃。她的亲生母亲尚且抛弃了她,她怎么可能相信没有血缘的人不会再一次那样做呢?”

    梅天东内心隐隐作痛。难怪凌寒一直那么独立,她的身边也只有左澜这个朋友,想要走进她的心,得到她的信任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啊!凌寒是信任他才会对他那么好,可他却辜负了她的信任!

    “小寒对自己的身世始终有些耿耿于怀,她内心深处缺乏足够的安全感,也有一些自卑。发生了这么多事,加重了她的自卑感,所以她要逃避的是她自己。而她的过去里,有你,有左澜,所以就变成了逃避你们,逃避这个有着她过去的地方。”

    “凌院长,凌寒她真的不是因为恨我才离开的?”梅天东不敢相信,他想要从凌院长口中再一次得到确认,“您不是为了安慰我才这样说的吧?”

    “我是看着小寒长大的,我想我还是了解她的。她看起来柔弱,内心却很倔强。她需要时间去慢慢平复这一切。有一天等她想通了,也许她就会回来。”

    “凌院长,如果凌寒她回来这里,请您一定要告诉我,找不到她,见不到她,我一辈子都不会放弃!”

    “梅天东,我只能答应你,如果小寒回来,我会告诉她你来过,你想见她。至于她愿不愿意见你,让她自己做选择吧。小寒需要时间,你也一样。不要太钻牛角尖,小寒一定也不想看到你沉重地生活。”

    梅天东知道凌院长能做出这样的承诺他应该万分感激,不应该再强人所难。

    “凌院长,我想留下一样东西。如果凌寒回来,请您一定要把它交给她。可以吗?”

    见凌院长点了点头,梅天东破涕为笑:“谢谢您!谢谢你!”

    送走了梅天东,凌院长回到办公室,看着桌上梅天东留下的东西,心中思绪万千。

    凌寒也好,梅天东也罢,他们都是苦命的孩子。她作为他们的长辈,对他们只有心疼,特别是对凌寒。

    小寒,你在哪里?无论你在哪儿,希望你平平安安,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