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撕空再复来

误道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info,最快更新玄浑道章最新章节!

    殿上有司议否决了这个提议,道:“这等小事具体就不用多问了。连覆灭区区一个初生天地,都要张正使来提供消息,那我元夏也太过让人小觑了。”

    众司议认为此话说得有理,这不是什么大事,是否了解这个世域的内情根本不重要,要不是攻敌都有既定的路数可循,按惯例必须派出人手做试探,他们连这一步都觉得可免了。

    万道人道:“不管怎么说,此世域必须要尽快剿灭,免得下殿那里再寻此事发难,而这一次不容再有失手了。”

    诸司议也没有异议,反正只要不是进攻天夏本土,大方向上不变,其他任何事情具体怎么安排都是无碍。

    于是这件事很快就定下了。

    上殿发下谕令之后,又一次组建起了人手。这次实力比上回更为强劲,由一名摘取上乘功果的外世修道人统摄,还有四名寄虚修道人及二十余名真人相随。若以壑界原先的实力,讨平十次都是够了。

    除此之后,这背后还有另行有人负责接应,这是考虑到如果天夏主战派万一下场,一波如果无法推平,那么后续力量会继续压上,像海潮一样一波波涌去,直至覆灭此方天地为止。

    说白了,还是元夏底子厚,经得起损失,哪怕拿数倍折损来和你拼消耗,你都不可能拼得过他。

    而且这一次,天夏若真是派出足够战力将他们反推回来,那说明与对抗元夏已是天夏主流,他们便要重新审视针对天夏的策略了,尽管他们内心并不希望如此。

    在元夏调遣之下,不过五天之后,便即往壑界而去,两次行动当中间隔极短,按照常理来判断,根本没有给壑界任何恢复的时间。

    张御此刻道宫之中思索,这一次若是动用镇道之宝,元夏那边或许还能安抚,可是对他原来的信任势必会有所动摇。

    但即便察觉到了什么,却也不会立刻翻脸,因为策略的调整通常会有一个过程,这需要足够时间。换言之,就算真要的主攻,上殿也要先把主导权攫取在手,而不是让下殿去肆意抢去。这事关乎终道的分配,外面损失就算再大,也大不过此事去。

    既然这里局势有可能这般演变,他也是决定加一把火上去。

    他以训天道章令下面之人向墩台某处传了一个消息过去。等有片刻之后,他目光往虚空一落,就有一道分身降至一处平台之上。

    胥图此刻已然等在了那里,见他到来,对他一个执礼,恭敬道:“张上真。”

    张御没有与他多说,只是一甩袖,抛出一枚金印。胥图见状,也是赶忙自袖中取出另一枚金印,往上一托,两枚金印同时往中间飘去,在挨近之后,便撞在了一处,霎时一道金色光芒绽放出来。

    片刻后,盛筝身影自里出现,道:“张上真寻我,是想要从盛某这里了解什么情形么?”

    张御道:“我天夏需要时间继续壮大,盛上真能做到么?”

    盛筝饶有兴趣看他几眼,道:“近来听说贵方演化世域,上殿在那里吃了一个小亏。怎么,一次还不够,还想要再重创下殿第二回么?

    张御道:“这就与阁下无关了,阁下能不能做到,可以给个准确的回言。”

    盛筝负袖言道:“我说过,我个人是希望你们天夏能够强壮一些,但这只是我这么希望罢了,我可不会去出手帮你们。”

    张御淡声道:“不是帮我们,是帮你自己,盛上真与我交通,又有哪一次是为我天夏了?我们的合作,都是有着自身的目的。”

    盛筝看他一眼,道:“目前的确是这样,唔,但要看利处是否足够大了。”

    张御道:“我只能言,这一次对抗过后,上殿极可能会调整战略,不再坚持从内部瓦解天夏,或许不会完全放弃,但是重心多半会逐渐转向进攻,我虽然不知上殿会如何调整,但是在诸位不知情的前提下,想必上殿是能将主动权拿到手中的。”

    盛筝神情顿时一动,道:“哦?这倒确实,可以确定么?”

    张御神情平静,没再说话,但态度不言自明。

    盛筝笑道:“张上真出得可真是个好主意,若因此事我与上殿相争,那么又会为天夏拖延一段时间。但我又不得不说这个办法好,我也说不出什么不对来,即便知道你之所想,我也仍然愿意去做。”

    他顿了下,应承道:“假如事情发展有如预期,那么盛某会尽量拖延的。”

    张御知道,此人所谓的尽量拖延,也只是顺水推舟罢了,并不会去真的费劲力气推动,不过如此也是足够了,他也没指望这位能做太多。

    两人说定,便即准备结束此番交谈。

    “对了。”

    临走之前,盛筝这时似想起什么,笑了笑,道:“顺便奉送张上真一个消息,上殿第二批人手派遣出来了,如今当已是在路上了,最迟后日便会到达那一方界域,我很期待贵方的表现。”

    说话之间,他身影逐渐散了去,原地光芒也是收敛不见,两枚金印各是分开,向着两边分别飘去。

    张御收起了这一枚金印,分身也是化星屑飘散。

    待回到正身之中后,他思考了下,盛筝提供的时间应该不会错,过去三天里壑界就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但是知道确切时间,那么就布置的可以更为从容。

    他将这个消息直接用训天道章告知了壑界诸人,自己则是继续在道宫之中定持。

    这一次他不会再有出面插手了,而只会负责驾驭镇道之宝,当然也不是放任壑界修道人自己抵抗,而是由尤道人负责帮衬并主持大局。

    尤道人分身现在已然落在壑界之中,身为“主战派”,面对元夏入侵,他自然是需露一露脸的。

    再说他本身乃是阵法大拿,由他来主持大阵,却是能够让阵法的运转更上层楼。

    他分身正坐镇于地星中心的大阵阵枢之上,在逐一检查梳理地脉。

    只是在此过程中他总觉哪里有些瑕疵,心中略觉遗憾,他自身尚未求全道果,所以也不曾得有根本道法,若是持拿得有,他自信必然是与阵法相关,并能将此瑕疵除去。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一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对天夏太重要了,若是他求全道法不成,那最好情况无法停留在天夏,最坏情况是就此消失。

    关键他还是精通阵法的第一人,若是现在少了他,很多事情办不成,天夏实力也会因此受损。

    不仅是他,焦尧也同样是如此,他们修道这么长远,总有一些常人难及的手段的,若是谁人求道不成,那对天夏将是个极大损失,当然,这条老龙是另一回事了。

    就他本心而言,他是欲求根本的,也是有这个把握的。故是打算此次事机之后就回去尝试此事。

    另外,他已经把毕生所得都是写入了一本典籍之中,若是自身无法回来,后人可以凭此继续参研阵机。

    当然,典籍和他本人是无法相比的。同样一个阵法,在不同人手里就不同的运使方式,所展现的威能也是各有不同。就算看过了此书,可落在具体之上,却也不见得越过他去。

    在把地脉梳理妥当之后,他便入了深定之中,随着他调和自身气息,竟是渐渐似与各方阵脉牵连相合起来。

    仿佛是许久之后,他感应之中受到了一丝扰动,立时从定中出来,双目精光熠熠,看向天壁方向。

    这时他缓缓一抬手,身边的玄修弟子立时有数,当即通过训天道章向壑界各个地域所在传递去消息。

    大约是十来呼吸之后,头顶上方忽然有一道道急骤闪烁的光芒映现,整个天壁望去竟是被生生撕裂了开来。

    在光芒背后,有着隐隐约约的影子,众人看去,才是发现是一驾驾飞舟。上一次来的只是一驾飞舟,这一次却是整整三十驾悬凌天域,其各自按照不同方位,若是忽略其数目,却像是将整个地星包围了。

    而飞舟看着不多,但其实每一驾都可称得上是阵器,元夏此回可说是以绝对碾压之姿到来。

    壑界大多数修道人看着这一幕景象,哪怕经历过不少战阵,心中也是前所未有的紧张起来。

    这时那些飞舟忽然一分,上方一闪,便见一簇簇火流星从空坠下,像是下了一场火雨,从空至天由于距离过远,看起来下落速度非常之缓慢。

    尤道人知道,这些威力宏大的雷火阵器是故意炼成这副样子的,就是让敌对方可以有充裕时间上去拦截,针对这一举动,后续会有更多的反制手段。这同样也是元夏攻袭的套路了,一点都没有变。

    既然知道元夏会如何做,他自然不会跟着对方的节奏走。

    他沉稳道:“诸位不要慌,这般景象,我之前都是有过关照的,照我所布置的守御方式行事,只要做好自身之事那便不会有碍。”

    通过身边玄修弟子,他将此话传告到每一方地域之上,诸人很快冷静下来。可他们也知道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在众人近乎煎熬的等待之中,第一簇雷火终于落到了地表之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