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黑炎石

凡尘的人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info,最快更新生命裁决最新章节!

    火山爆发停止之后,仅仅半盏茶的时间,山峰之上便已经聚集了近二十人,显然都是被火山爆发所吸引来的。

    林敬修灵识向外蔓延着,不仅仅是寻找那些炼器材料,还有紫玄昊三人。

    尽管有着万药谷禁制的压制,林敬修的灵识单方向依旧可以达到一百五十米。对于一般聚灵期大圆满灵者来说,即便是没有万药谷的禁制也达不到这个距离。

    林敬修将灵识控制在五十米内,四周的一切顿时尽收眼底。

    不一会,林敬修手中便多了数块巴掌大小的灰红色矿石。这种灰红色矿石叫灰阳石,是炼制火属性法器最常用的材料。

    以林敬修如今的身家自然是看不上这些灰阳石,不过是为掩人耳目罢了。

    “这是黑炎石?”突然林敬修身体一停,有些惊喜的看向左侧十米处。一个黑红色的矿石露出表面,任由那些岩浆和火山灰都掩盖不住它的光芒。

    与灰阳石不同,黑炎石可是货真价实炼制灵器之物。寻常的火属性灵器只要加入拇指大小的黑炎石,就会变得坚硬无比。

    林敬修慢悠悠的走到黑炎石旁,确定方圆五十米内没有其他人存在后,右脚一跺,黑炎石附近的火山灰顿时被一扫而尽,一块半米大小的黑炎石出现在林敬修面前。

    即便是以林敬修的心性看到如此之大的黑炎石,也不由得一脸震惊。如此大的黑炎石,就算是丹灵期真人也会眼红吧,更别说他们这些聚灵期弟子了。

    震惊之后,林敬修一把抓住黑炎石的一角。本想将黑炎石装入储物袋中他,却发现黑炎石居然纹丝未动。

    要知道,因为修炼青莲化焰决和万木涅磐决的缘故,即便会没有用上灵力,手臂的力量也可轻易举起数千斤的重量。

    不过现在不是震惊的时候,手臂之上绿色光芒闪烁,原本纹丝未动的黑炎石顿时被林敬修举了起来,光芒一闪偌大的黑炎石便从林敬修的手中消失。

    收起黑炎石后,林敬修刚欲离开,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

    随即手一翻,一个青色玉牌出现在手中,不断的闪烁着光芒,本不欲理会的林敬修眉头微微一皱。青色玉牌乃是青云宗弟子的身份证明,如今闪烁则说明前面有青云宗的弟子。

    犹豫之际的林敬修脑海中突然出现古涛苍老的脸庞,苦笑着摇摇头后,身上青光一闪便向着打斗的地方赶去。

    “单守郁你不要欺人太甚,这块黑炎石本来就是我先发现的。”一个身穿青云宗衣衫的女子,一脸怒意的看着对面。

    女子不仅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就连盘旋在头顶的金色双剑也是光芒黯淡,一副遭到重创的样子。不过看似柔软的身躯,却散发出一种异样的英姿飒爽。

    如果此刻林敬修在此,定会一眼就认出这个女子正是青云宗外门弟子第一人、樊英。

    在她对面,是一个中年男子。

    男子嘴角挂着一丝不屑的笑容,手里把玩着一块巴掌大小的黑炎石。身前飞舞着一柄金色长锏,散发着恐怖的威压,完全不是一般的极品法器可以比拟的。

    “真是笑话,黑炎石明明在我手中,怎么能说是你的呢?还是说你们青云宗都是这种人?”说到最后,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冷笑之色。

    四周围观之人本欲浑水摸鱼,但听到中年男子之名时,脚步都微微向后退去。

    单守郁那可是紫霞宗仅次于紫玄昊的存在,聚灵大圆满的修为,加上手中的极品法器、金龙锏,可谓是威名在外。不过此人十分嗜杀,落到他手中之人从来没有一个能活下来,所以威名渐渐的成了凶名。

    “青云宗岂是你可以侮辱的。”

    樊英脸色铁青,丝毫不畏惧对方的凶名。双手一握两柄金色长剑落在手中,脚下金光闪烁猛然冲到中年男子面前,双剑交叉、狠狠地向中年男子斩去。

    “不自量力”单守郁口中冷笑一声,对方不过聚灵十二层且有伤在身,居然还妄想挑战自己。

    金龙锏微微一震,无数道金色霞光狂射而出,那金色双剑瞬间被抵挡住。

    感受到金龙锏的威力,樊英丝毫不惧,握着金色长剑的双手不断挥舞着,一连数次攻击,每一次攻击都落在同一个位置。仅仅眨眼之间,那金色霞光便轰然消散。

    看到破开金色霞光的金色双剑,单守郁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没有想到樊英居然还有此实力。右手向前一点,金龙锏猛烈刺出。

    “咔”

    樊英只觉一股巨力从双剑之上传来,整个身体被震退出去。不仅如此,双手更是微微颤抖着,差点连长剑都握不住。樊英一脸惊讶的看着单守郁,看似柔软的她却天生巨力,如今这般被同阶灵者正面击退还是第一次,尽管有一部分原因是自己有伤在身。

    其实惊讶的不止他一人,单守郁心中同样万分震惊。他之所以能够凶名赫赫,其中大部分原因便是因为他手中的金龙锏。

    金龙锏乃是他在一出上古灵者洞府所获,看似威武不凡实则却是暗藏玄机。不知道的人,一旦碰上金龙锏,就算是不死也是重伤。

    而如今樊英只是被震退,这怎么能不让他震惊。

    想到这里,单守郁眼中出现一丝杀机,无论是什么样的原因,杀了樊英是最好的办法。

    “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单某了。”单守郁冷哼一声说道。

    “不用惺惺作态,紫霞宗内门弟子也不过如此,有本事与去挑战金师兄。”樊英看似柔软,却十分豪爽,说话更是丝毫不客气。

    “哼,你们青云宗内门弟中除了那已经突破的卫若风外,其余之人也不过尔尔。”对于樊英德嘲讽,单守郁一脸高姿态的说道。

    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是十分阴险,金龙锏猛然一颤,化为一道金虹刺向樊英。

    “青云宗内门弟子不过尔尔吗?那林某倒想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