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不值一提

凡尘的人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info,最快更新生命裁决最新章节!

    “这件事与阁下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希望阁下不要插手此事,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看到林敬修与凤轻舞的关系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融洽时,紫袍老者眼睛一亮口中连忙说道。

    紫袍老者的话一落音,其余三人都是满脸惊愕,似乎不明白紫袍老者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道友愿意就这样让林某离去?”林敬修也是眉头一挑,神情有些古怪的看着紫袍老者,有些不相信刚才的话是出自他的口中。

    随着缔煌灵府的出世,凤家的实力也逐渐浮出水面,特别是在凤塬这个丹灵期真人出现之后,凤家的声势再次提高了一个层次。而凤轻舞这个乾西帝国众所周知的“凤公主”的身份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如果在这个时候,凤公主出了事,凤家的反应可想而知。别说对方四人都是筑灵期的存在,即便是丹灵期真人,凤家也绝不会善罢甘休,这关乎着凤家的尊严和颜面。

    这一点林敬修明白,对方肯定也明白,所以他们又怎么可能会留下后患。紫袍老者虽然看起来慈眉善目,但林敬修可不会真的认为对方乃是心慈手软的人。

    “如今的局面阁下也看出来了,就算老夫有心其他道友也是万万不可能答应的。但只要阁下愿意立下誓言保证今日之事,不会再传入他人之耳,那么老夫便可做主让阁下安然离去。”

    紫袍老者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和,语气更是无比笃定,就差拍着自己的胸脯做保证了。

    “这位兄弟千万不要被他们蒙骗了,以他们心狠手辣的程度绝对不可能真心的想要放你离去,对他们来说只有死人才能真正的保密。你现在离去,只是给了他们个个击破的机会。”

    见林敬修没有说话,脸上反而表现出了思索之色,仿佛真的要被紫袍老者说动了一般,凤觅立刻焦急着的劝说道。

    尽管林敬修只是筑灵初期的灵者,但在这种情况下多一个人,就意味着凤轻舞多一丝生存的希望。如果林敬修真的就此离去,对他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刘兄何必跟他说这么多废话,区区一个筑灵初期的灵者,直接动手杀掉便是,还省得节外生枝。”

    先前开口的中年妇人满脸的不耐,虽然她与林敬修同为筑灵初期的灵者,但她明显没有林敬修这个“毛头小子”放在眼中。

    “魏夫人不可无礼,林道友不仅是青云宗秘宗弟子、更是古涛宗师的亲传弟子,不是我等可以轻易招惹的。”中年妇人的话让紫袍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异芒,但口中却是训斥道。

    紫袍老者的话一落音,除了早就知道的凤轻舞,其余人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林敬修,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面前这个不过筑灵初期的青年居然有如此背景。

    “刘道友不会在开玩笑吧,青云宗什么时候有筑灵初期的秘宗弟子了。”满脸轻佻之色的年轻男子冷笑道,显然是有些不相信。

    他虽然不是宗门弟子,也不是仙灵世家,但他的师傅却是货真价实的丹灵期真人,在乾西帝国也算是小有名气,这也是先前紫袍老者对他如此客气的缘故。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对于青云宗秘宗弟子有所了解。

    “青云宗丹焰公子、林敬修的大名在如今的乾西帝国也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红道友随便一打听便可以知道真假。”

    紫袍老者眉头一皱、脸上露出明显的不喜之色,但只一闪而逝。红盛阳虽然只是筑灵初期,但背后却有着一位丹灵期的师傅,即便是他也不愿意得罪,所以依旧开口说道。

    “诸位的戏演完了吗?如果演完了就赶紧动手吧,林兄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是吧,林兄?”红盛阳本还欲反驳些什么,却直接被凤轻舞淡淡的声音给打断了。

    “什么演戏?老夫听不懂公主在说些什么?”紫袍老者先是一愣,随即开口说道,目光却是不着痕迹的落在了林敬修身上。

    不过很快,他脸上强装的淡定便因为林敬修的一句话而烟消云散。

    “知道我为什么给你们留时间布置阵法吗?”

    “为什么?”

    说话间,手中的紫色短剑光芒闪烁,随时都有可能脱手而出。

    一开始他只是认出了林敬修手中的青锋剑,并没有猜到他的身份,但听到凤轻舞口中的“林兄”时,他便猜了出来。筑灵初期,姓林的青年男子,拥有青云宗的青锋剑,这些信息集中之后很容易判断出林敬修的身份。

    在他眼中,区区一个筑灵初期的林敬修自然不需要担心,但有着修罗之称的尚凛煜和端木少朔他却不能忽视,他可是亲眼看着他们两人进入缔煌灵府的。如果林敬修出了事,他们又岂会袖手旁观。

    在狠狠的得罪了凤轻舞之后,又没有得到那件“宝物”,对他来说不亚于赔了夫人又折兵,他怎么可能甘心。而且要是错过了今天,以后就更加不可能了。

    这时,他脑海中出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将凤轻舞和林敬修全都留下,只要保证不留下任何痕迹。到时候无论是凤家,还是青云宗都不会找他们的麻烦。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这是他利用传音之术将自己想法告诉其他三人得出来的结论,能够走到今天,他们之中哪个人不是双手粘满了鲜血,心慈手软这个词在他们心中根本就不存在。

    而且林敬修不仅是青云宗秘宗弟子、更是古涛宗师唯一的亲传弟子,炼丹宗师的弟子,身家到底丰厚到什么程度,他们也不敢想像,但绝对够他们大发一笔横财的。

    所以在林敬修道破了他们的计划之后,包括紫袍老者在内四人已经隐隐约约的将林敬修三人包围住。

    察觉到紫袍老者四人的反应,林敬修嘴唇微微上扬,露出一个美丽的弧度,然后不以为然的说着:“在一般灵者眼中黑魔毒或许很恐怖,但在我眼中却是不值一提。”